坚定不移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法治道路

www.chinaxwjd.cn

中国舆情法治网

   活动公告

为报复离职员工,老板竟采取如此行动?绍兴警方:抓!

来源:平安鼎微信公众号 | 作者:杨松 | 发布时间: 2024-03-24 10:26:02 | 425 次浏览 | 分享到:
来源:平安鼎微信公众号 时间:2024-03-24 10:26

“老板,今天流水‘爆了’!”

宋常青(化名)是浙江绍兴上虞一家雨伞厂的老板,也做电商。去年4月的一天,他打开后台,发现自己网店销量第一的雨伞,在几小时里,卖出了300多把。他觉得有些奇怪,但没多想,以为是正好遇到了一波“流量”。

然而第二天,订单开始疯狂退货。第三天,铺天盖地的差评席卷而来。

“我以为遭到了‘差评师’的围剿,可对方没提任何要求……”在宋常青的不解之下,短短2个月内,他前后遭遇了3次这样“毁灭式”的差评轰炸,掉出雨伞类目第一的排名,损失上百万。

直到向绍兴上虞警方报警之后,这个“莫名其妙”的差评潮,才终于揭开“谜底”……

大量差评

“第一次‘爆单’的时候,觉得有些奇怪。”宋常青回忆,当时是2023年4月,只不过当时没多想,“第二天发现退款率非常高,觉得不对劲。”宋常青一开始以为是产品质量发生问题,特意去了一趟仓库仔细检查,也没发现问题。

直到后续买家收货后,几十条“差评”,给他一下打懵了——每个评价都是货不对板,他卖的是自动雨伞,差评的都是生锈的老式雨伞。

“我加了其中一个买家,询问到底是什么原因,对方说,是有人让他们这么干。”宋常青以为,自己遇到了“差评师”团伙,可对方静悄悄的,只字不提要钱删差评,这让他心里更不安。

在接下去的2个月里,宋常青又迎来了第二次、第三次的“袭击”。甚至这两次,对方在他显示发货之后,就申请退款——这样一来,他不仅亏损雨伞,还要亏损物流和包装的成本。

三次“袭击”,让宋常青这个原本已经做到类目第一的雨伞链接,掉到了第二名。经过统计,购买发货后立即退款的多达1600余单,差评100余单,还有部分货物仅退款未退货,直接导致快递损失1.3万余元。至于“差评”后当月的店铺营业额,更是直线下降100万元,利润损失十几万元。

为了冲回类目第一,他只能选择打折,用最低的价格,换回真实买家的好评。折扣最低的时候,一把22元的雨伞,只卖11元。“简直就像吃了哑巴亏。”宋常青一边做亏本活动,一边向平台投诉,最终决定向上虞警方报案。

恶性竞争?

在接到报案后,绍兴市上虞区公安分局网络安全保卫大队,就嗅到了一丝不寻常的“气息”——

凭经验,以往的恶意差评多为个人行为,主要利用店主对“差评”的恐惧心理,进行小数额的敲诈勒索。但这一次明显不同,有组织有预谋,来势汹汹。

这起案子,不仅引起上虞警方的重视,同样引起了浙江省公安厅网安总队的高度重视。很快,以绍兴、上虞两级网安、辖区派出所为主要成员的专案组成立,在总队直接指挥下进行专案攻坚。

“我们通过资金流,摸到了一家位于温州的公司。”主办民警王凯说,当时他们觉得有些诧异,这是一家有上千员工的电商大公司,有自己的店铺,他们对接很多工厂,自己运营产品链接,但由厂家发货,相当于赚“运营费”,生意一直不错。

按常理来看,这家电商企业,是和厂家合作共赢,并没有必要向厂家店铺发起“差评”攻击。

难道,是公司员工的个人行为吗?

网安部门通过资金流,信息流,网络流等多维度开展扩线侦查后,基本确认,除了宋常青之外,还有不少厂家遭受了“袭击”。确定是一起通过“恶意差评”对电商平台网店进行行业打压的团伙犯罪案件。

很快,上虞警方开展收网行动,同时在温州、杭州、义乌进行抓捕。当场总计扣押工作电脑17台、手机16部。当其中一名嫌疑人被抓获时,有些还不知道自己已经触犯了法律的底线,还认为——“我们这是商业竞争,不是违法!”

恶意报复

抓获嫌疑人,进行审讯之后,警方发现,这背后,竟是一个电商网络的“恩怨情仇”。

宋常青的雨伞厂在去年的时候招了一名运营人员柳东东(化名),在他的运营之下,他们其中一个自动伞链接成了“爆款”,做到了雨伞类目第一。

而柳东东,正是从温州这家电商公司,带着资源、人脉和经验离职的。

“我们有很多运营人员,但是老板工资给的很低,我们陆续辞职的人也不少。”柳东东说,他没想到,原公司的老板,竟然气不过员工离职,开始对他们进行了“恶意报复”。

温州这家公司,原本有一个“好评部门”。网购过的人大多都收到过客服的“示好”,比如:好评返现3元,诸如此类的消息。但就在一波运营人员离职潮之后,温州这家公司的“二把手”陈某,发现原本他们类目第一的产品,纷纷都被挤压了下去,第一的链接,大多出自离职人员之手。

一气之下,陈某和大老板商量,决定“追杀”这些类目第一的链接。他们在群里下达指令——“大家搜集下离职出去,又在外面做我们公司原来产品的链接,发现一个打掉一个,打掉后冲类目第一。”

这条指令之后,“好评”部门一下转变为了“差评部”,一旦有链接被发现,就开始“围剿”。他们以8元左右一单的价格雇佣刷手,专门针对公司跳槽出去,且继续从事电商的员工,以及其他淘宝做到类目第一的商户进行差评。

经查明,该团伙已累计对100余户商家刷差评1万余单。这不仅严重侵害了商家的财产利益,更严重扰乱了网络消费秩序。截至目前,涉案的17名犯罪嫌疑人,因涉嫌破坏生产经营罪,已被全部采取刑事强制措施。

值得关注的是,通过对犯罪嫌疑人、刷手的多个微信群的深挖,网安部门还发现了多个同行业交流群,其中不乏像本案嫌疑人的角色。

   媒体公信

责任编辑:杨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