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来到中国舆情法治网 !

    地  方:

专家前沿

新时代新闻舆论监督的四个层次



发布时间:2018-07-04 13:23:04   来源:   作者:罗自文

  中国新闻舆论监督进入新时代,舆情法治也提到了一个非常紧迫的议事日程上。新时代大力加强舆情法治建设,要从四个层次上予以体现。

  第一个层次:信息及时公开。

  从新闻舆论监督的角度来说,要做到信息及时公开,及时报道社会舆情。很多舆情都是由于没有及时地报道公开,从而引发一些社会事件和社会问题。

  在新闻报道的过程中,如果能够在事实、问题发生的第一时间,通过网络的方式,保证信息能够及时地报道和传播。让所有人了解事实的真相,就不会产生疑问,从而避免引发社会舆情事件。

  今天是中国舆情法治网上线的日子,未来这个网络平台应该如何来做?怎样扩大对社会舆情的感知能力,提高舆情的覆盖能力?

  第一,搭建好了大平台,今后是否可以设置一些小的平台。从小平台到大平台,逐步建立一个完善的社会舆情感知的网络系统。不仅北京出现舆情,网站能够第一时间报道,即使在上海、广州、广西,甚至西藏、云南出现事件,网站也能够第一时间报道。那么中国舆情法治网的社会认知和影响就极大地提高了。

  第二,需要引进一些专门的人才。社会行业繁杂,针对不同行业,应有归口的舆情报道记者,在各大区域,应设立地方记者站,建立非常完善的舆情感知网络。如此,才能在第一时间内将舆情和新闻事件非常专业地报道出来。

  第二个层次:引导有序参与。

  新闻舆论监督要健康发展,就要引导广大网民理性参与,有序反映舆情,有序进行舆论监督。

  在网络上,虽然有后台实名,但前台很多并不是实名制,网民没有自我把关意识,将不良情绪直接通过网络来发泄,这样就很容易形成网络舆情事件,造成社会问题以及引起社会不良反应。首先,作为一个网络平台的发起者、管理者,建立身份的识别和实名参与非常重要。实名制对每一个参与者来说,是一个自我把关的过程,每一个人都是一个把关人、负责人。其次,在这样一个法治平台上,每一个事件、新闻、人物、细节,都要保证它的客观性和真实性。

  现在有很多网络事件、网络舆情都是由于报道不真实造成的。有一年,湖南一个产妇死在手术室里,而当时的首发报道是不客观的,结果大量不经核实的转发造成了很大的舆情事件。当时大部分的舆论是责怪医院,后来的深入调查发现,这跟医院没有直接关系,医院是尽力了。这个教训就是因为第一时间的新闻报道不够客观造成的,特别是不实的报道加上一些煽情性的语言,激起了网络的愤怒,造成了一个非常大的网络舆情事件。

  第三个层次:促进事态解决。

  作为一个网络法治媒体平台,要努力促进事情的解决。不能只报道、爆料,不解决问题,长此以往,这个平台、媒体的公信力就会受损。报道一个事件,或者进行一个网络事件的舆情监督,要有跟踪意识,有始有终。

  前不久,我看到两个名词“网络依赖”和“网络成瘾”。新媒体在带给我们无限好处之后,也带来了负面作用——网络依赖和网络成瘾。孩子过度依赖网络,进行强制干预后,造成孩子们过激反映,但是我们一直没有把这个事件的本质搞清楚。现在科学研究给出了一个特别明确的说法,网络依赖其实是一种网络精神病,跟抑郁症的症状有很多相关的地方。究其原因,这将是家长、学校、孩子和那些矫正机构,需要共同思考的问题。而针对解决这一问题,国家在医疗单位能不能设立一个网络精神科,如果有这样一种专门治疗机构或是研究出一种治疗方式,通过药物治疗和心理调试,有可能把这个问题给彻底解决。

  第四个层次:推动制度创新。

  孙志刚事件通过媒体的新闻报道,媒体的舆论监督,促进一次法律的推陈出新。但是这些事件仅仅通过媒体领域还不够,还需要透过媒体的新闻舆论监督引起社会的关注,引起各行各界的讨论,引起有关主管部门的大力介入,这些事件才可以从根本上得到解决。

  举一个案例,有一个人叫陈水总,是一起厦门纵火案的嫌疑人。对比厦门纵火案和上海小学生被砍案之间看似好像没有关联,但两者之间是有关联的。案件中,嫌疑人和车上的乘客、小学生之间没有直接关联。但是他们都对社会有不满的情绪,促使他们不理智地报复社会。如果能够从更深层次探究,这些人是否都面临生活困境?是否觉得自己生活的问题重重?那么是否由于中国社会救助体系不完善,他们希望但却并未得到社会的帮助、救助,进而失去希望、产生厌世、仇世的动机?

  如果能通过新闻报道,通过舆情监督,推动国家社会救助法律体系的建立和完善,那对新闻媒体来说无疑是一种无上的光荣。

  因此,根据作用和影响的大小,新时代新闻舆论监督可以分为四个层次:信息及时公开、引导有序参与、促进事态解决、推动制度创新。其中,第一、第二个层次是基础,第三个层次是短期目标,第四个层次是终极追求。

  (作者为中国社会科学院大学新闻传播学院原执行院长,此稿为发言摘编)


责任编辑:张凤凤
0
免责声明:
① 凡本网注明稿件来源:“中国舆情法治网”的所有文字、图片和音视频稿件,版权均属中国舆情法治网所有,任何媒体、网站或 个人未经本网协议授权不得转载、链接、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。已经本网协议授权的媒体、网站,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稿 件来源:“中国舆情法治网”,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。
② 本网未注明稿件来源:“中国舆情法治网”的文/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,本网转载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,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 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。如其他媒体、网站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,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“稿件来源”,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。如擅 自篡改为稿件来源:“中国舆情法治网”,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。如对稿件内容有疑议,请及时与我们联系。 新闻纠错: 邮箱:
③ 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,请作者在两周内速来电或来函与中国舆情法治网联系。

友情链接

中国舆情法治网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律师团队 地方链接